养老金“第三支柱”渐近 公募基金可担重任
来源: 中证网 关键词: 联信基金 发布时间: 2017-05-10

    养老金制度作为维系现代社会运转的基本制度之一,既是社会稳定的安全阀,也是经济增长的助推器。完善中国的养老金体系,特别是加快建立以个人养老金账户为基础的第三支柱养老金体系,已经成为共识。

  国外经验表明,养老金“第三支柱”的关键是赋予个人自由选择权,并秉持资金投向多元化的理念,在这其中公募基金担当了重要角色。业内人士认为,国内的公募基金行业经过近二十年的发展,已经形成完善的制度,成为普惠金融的典范,并为社保基金、企业年金的保值增值做出了重要贡献。因此,在我国养老金“第三支柱”建设中,公募基金可以发挥重要作用。

  个人选择权是关键

  我国的社会化养老保障体系建设之路起始于1991年。26年来,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的运作机制不断完善,覆盖面不断扩大,已经成为我国社会保障制度的中流砥柱,为深化国企改革、促进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做出了历史性贡献。但是,基本养老金替代率不断降低和个人账户空账运行的挑战也日益严峻。对此,业内人士认为,在基本养老保险、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之外,构建以个人自主养老为基础的第三支柱对于完善我国养老体系具有重要意义。

  所谓“第三支柱”,即个人养老金账户,其最大的特点是由政府提供专门的税收优惠,鼓励个人参加,并根据自身需求选择不同投资工具实现资产累积壮大,提高自我养老保障能力。在5月8日举行的“基金服务养老金第三支柱建设专题研讨会”上,中国人民大学董克用教授介绍,养老金体系主要指的是三支柱:第一支柱公共养老金、第二支柱职业养老金、第三支柱个人养老金,三支柱养老金模式成为各国普遍选择,通过国家、单位和个人养老责任共担,实现养老金体系可持续发展。中国证券报记者了解到,当前,发达经济体多已建立第三支柱,其中美国发展最为成熟,截至2015年末,美国第三支柱资产达7.3万亿美元,占三支柱养老金的29%,是第一支柱的2.5倍。

  相比之下,我国的个人养老金发展较为缓慢。人社部社会保障研究所所长金维刚坦言,总体上看,在我国三支柱的养老保障体系中,第一支柱一支独大,第二支柱是短板,第三支柱还比较薄弱。我国必须按照国际上养老保障发展的规律,构建三支柱的养老金体系,积极促进第三支柱建设,把目前第三支柱主要依靠一些市场机构自发推进,变成政府主动、积极地推进。

  因此,“第三支柱”的顶层设计尤为迫切。有业内人士建议,在个人养老金账户制度设计中,应该有整体性的政策安排,让税收递延给到个人,赋予个人自由选择权,而投向应该是多元的,包括银行存款、债券、基金、保险等等。税收优惠不是落到某一个行业,或者某一个产品,而是到账户层面,在购买不同产品的组合投资下,有利于分散风险,同时又能提供稳健持续良好的收益。

  公募基金是重要助推器

  金维刚进一步表示,构建我国个人养老金制度,应该在市场准入和管理方面,坚持公平原则,应当允许保险、银行、证券公司、基金公司、信托公司等金融机构广泛参与,提供丰富多样、符合养老需求、不同风险收益的投资产品。参保人可以根据自身风险偏好度、年龄以及生命周期预期等因素,做出自己的投资选择。

  从国际经验看,公募基金因为其产品线丰富,长期投资回报稳健良好,运作机制透明规范等优势,成为第三支柱养老金计划最主要的投资方向。以美国为例,目前个人退休账户计划资产中有近48%由共同基金管理,大大超过保险、银行存款等投资工具。

  值得关注的是,国内过去的十多年里,公募基金在养老金投资管理实践中也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为养老金保值增值做出了重大贡献。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底,企业年金、全国社保基金委托管理规模超过1.3万亿元,超过60%由公募基金管理。具体而言,在社保基金方面,截至2014年底,社保基金运作14年来年均投资收益率达8.38%。社保基金约有一半资产由18家境内投管人管理,其中基金公司占16席,管理资产占委托管理资产的90%以上。企业年金方面,截至2014年底,在企业年金20家投资管理人中,有11家基金公司、7家保险、2家券商,人社部自2012年起开始公布企业年金投资管理数据以来,基金、保险、券商管理资产占比分别为40%、51%、9%,基金投管人年化平均投资收益率排名第一,三类投管人中只有基金的投资收益超过行业平均水平。

  这些骄人成绩证明,管理养老金公募基金不负所托。事实上,公募基金是信托关系落实最充分的资产管理行业,其最大的优势是《基金法》赋予了基金财产的独立性地位,信托法律关系落实到产品运作各个层面,包括风险自担的产品设计和销售规范、强制托管制度、每日估值制度、信息披露制度、公平交易制度以及严格的监管执法,是投资者权益保护最为充分的大众理财行业。业内人士进一步介绍,不同于现在市场上其他的理财产品,公募基金财产是独立于基金管理人自有财产,不进入基金管理人的资产负债表,基金管理人经营出现问题不影响持有人权益,投资者资产不会受到损害。此外,公募基金与托管人的受托关系在中国是高于国外的,国外没有连带责任,但是在中国如果管理人出了问题,托管人对基金管理人的投资进行监督,复核基金净值,托管人具有赔付责任。公募基金这种双重受托关系能够进一步保障持有人权益。同时,公募基金没有刚性兑付,不保本保底,因此公募基金发展至今,从来没有发生过重大风险事件。

  此外,公募基金一直是国内发展普惠金融的典范。统计数据显示,自开放式基金成立以来至2016年6月末,偏股型基金年化收益率平均为17.47%,超出同期上证综指平均涨幅9.91个百分点;债券型基金年化收益率平均为8.38%,超出现行3年期银行定期存款基准利率5.63个百分点;截至2015年末,公募基金累计向持有人分红达1.28万亿元。截至2016年末,公募基金的投资者有效账户约2.6亿户,账户金额5万元以下的约占90%。上述数据说明,公募基金已经成为普惠金融的典型代表,为数以亿计的消费者创造了巨大收益和金融便利。

  业内人士认为,管理养老金的成功经验、完善的制度优势、普惠金融的发展路径,足以说明公募基金可以承担起管好个人养老金的重担。

  精心设计个人养老基金产品

  目前,公募基金公司已经开始厉兵秣马。

  管好老百姓的养老钱,投研能力是核心。中国证券报记者了解到,多家基金公司通过内部培养和外部招聘的模式,组建了专门的养老金投资部门,构建合理的养老金管理投研体系,提高大类资产配置能力。

  管好老百姓的养老钱,产品设计是关键。例如,美国的基金行业于1996年开始推出生命周期基金。因为较好对接了养老金投资的需求,这类产品得到了飞速发展,同时也大大提高了养老金第二支柱、第三支柱的参与率。近期,证监会副主席李超在一个养老金论坛上表示,基金业要充分发挥运作透明、专业规范的制度优势,率先探索与个人账户(个人选择权)相匹配的养老基金产品和投资运营机制。李超表示,对基金业来说,养老金第三支柱制度的构建将为行业的良性发展提供重要契机,要从投资运营机制和投资产品两方面做出前瞻性设计。在投资运营机制方面,要系统地考虑养老金对机构组织形式、内部治理、合规风控、业绩标准等方面的要求,积极地自我改造,主动匹配养老金的特点和需求,建立养老金投资的专业标准和投资文化。在养老金投资产品方面,要发展出专业化、专属性养老金投资管理工具,契合养老金持有人的风险收益需求。

关注公众号